<bdo id="yzrvt"><span id="yzrvt"></span></bdo>

      1.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名家 > 國畫 >

        周全

        發布時間:2020-05-05     發布人:本站     點擊:

         
               周全,號清心齋主,沐蘭軒主人,1964年2月出生于新疆吐魯番,大學學歷,職業畫家。在繪畫創作上深得周韶華、賈又福、周尊圣等老師的教誨,昆侖畫派創始之主要畫家?,F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河南分會會員,中原書畫院研究員,河南省中原美術院客座教授。
         
         
               他以西北高原沙漠、胡楊山水為創作主題,兼攻水墨花鳥、人物,筆風潑辣,構圖大氣,婉約豪放;他以率真、淳厚、豪爽的筆墨表現著西部的美麗,使畫面處處跳躍著生活的脈搏,處處都浸透著生命的頑強,觀后令人蕩氣回腸。其作品參加西北五省美協舉辦的畫展、2018年一帶一路中法國際畫展等大型展覽并多次獲獎,不少作品被法國、香港、新加坡、泰國、臺灣及國內美術館及資深藏家收藏。


         
        周全的西部山水畫大有可為
        聶  川
         
               去過祖國西部,尤其是西藏和新疆的人們,無不被那壯美的景色震撼,然而,怎樣把這種充滿原始野性和宗教儀式感的壯美表現出來,對于中國山水畫來講卻是一個比較新的課題。
         

         
                第一,傳統的中國山水畫所追求的是自然要素的人文情懷,這種人文情懷又是以中原文化為基礎的,所以,從漢代以來西域的很多地方已經是中國的版圖了,但從文化角度講,它卻保持了相對的獨立性。新中國對于邊疆多民族的文化和藝術發展來講有了新機遇,這個新機遇隨著王洛賓的音樂和黃胄的中國人物畫,走進了當代中國人民的生活,也將新中國的藝術推廣到全世界。
         

         
               第二,當代中國山水畫在改革開放初期形成了一個多元化,注重當代性藝術探索的熱潮,以賈又福為代表的一大批中國山水畫家,為此做出了杰出的貢獻。然而,進入新世紀以來,隨著學院派對傳統中國山水畫理念和技法的反芻,大有全面否定當代中國山水畫美學成果的意味,所以,剛剛以尼瑪澤仁和周尊圣等山水畫家開創的西部山水局面似乎又被冷落下去了!
         

         
               在這樣的宏觀形勢下,山水畫家周全對西部山水畫所做的努力就變得非常值得珍惜和重視。由于他是中原人,出生在新疆成長在新疆,所以雙重的人文背景可能會讓他在西部山水畫道路上走得更遠!其原因在于:
         


         
                第一,周全的西部山水畫強調以中國現代筆墨語言為基礎。‘現代中國山水畫筆墨語言是指以李可染、傅抱石、錢松嵒等先生為代表的,既有深厚傳統中國山水畫功力,又以表現當代祖國山河精神氣象為根本目的的山水畫表現方法。其強調所有繪畫要素的綜合整體作用,而不片面強調線的書寫性。這個問題在當代中國山水畫壇是第一重要問題,似乎不強調書寫性就不尊重傳統,就取法不高。這實際上是一個中國山水畫學界的偽命題。
         

         
                 首先,從公認的山水畫成熟的宋代,到文人山水畫高峰的元代,沒有任何一位山水畫家以標榜寫為目的的。將“寫”的概念偷換成“筆墨”中“筆”的概念,可能是當代中國山水畫壇制造出來的最大笑話!中國山水畫,尤其是中國的文人山水畫因強調線的性質和質量,而強調書法用筆,強調線的書寫性,這本來是無可厚非的。但問題是當下這個問題成了學院派山水畫教育失敗的遮羞布!今天之所以通過“周全西部山水畫”這個話題,將這個問題提出來,線的造型問題、線的品質問題歷來都是中國山水畫最復雜的問題之一,不能通過一個“書寫性”簡單概括,同時,在某些特定的情景下,書寫性擔負不起中國山水畫藝術的重大使命,例如,西部大山大水的山水畫表現!
         

         
                第二,周全的西部山水畫在表現自然要素,表現形式和表現技法三個方面進行了比較成功的藝術探索。西部的自然風貌以蒼野博大為基本特征。怎樣把蒼野的自然性格與當代開放博大的人文情懷融合起來是西部山水畫要解決的首個重要命題。怎樣用中國畫的語言和形式恰當表現西部自然風貌,是考驗山水畫家的第二道坎,這個問題處理不好,要么作品流于簡單的形式主義,要么流于神秘的宗教主義,要么流于原始的自然主義。這些表現形式未必不好,只是它們與中國山水畫所追求的人文情懷有所偏差而已。
         

               由于所表現自然要素的單純化,所以表現技法就不能復雜化,表現技法在不復雜的情況下,又要含蓄和不生澀是非常困難的。例如,作品《流金歲月》用淡墨和宣紙的特性表現出沙漠的造型,但他又通過復加淡墨的罩染和淡彩的渲染,把水漬形成的強烈形式感統一在畫面的空曠悠遠的基本氛圍之內。再例如,作品《胡楊之歌》有意識地用水墨形式將胡楊的剪影和云天結合起來,強調畫面的中國畫意象效果,而沒有去強調胡楊夸張的外形和質感,這種主觀的藝術判斷與追求是中原文化浸潤自然而然的結果。再例如,作品《古道》除了主體山脈用紅色表現以外,其它基本都是常見的山水畫表現方法。畫家把典型要素,用相對內斂、含蓄的手法表現出來,讓要素特質的獨特性質以一種自然流露的方式從畫境中顯現出來,是非常值得肯定,也是非常具有前途的藝術探索之路!
         
                     2019年12月18日于中央美院藝術創作研究院





























        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

        <bdo id="yzrvt"><span id="yzrvt"></span></bdo>